第二百六十七章 一辈子,一生!【大结局】
作者: 找一个角落更新时间:2018-09-30 02:46:14章节字数:5566
    时代出人杰,这是江湖不变的定律,每个时代,都会有不少惊才惊艳的风华人物出现,他们以生平的经历,在这混乱不堪的江湖中,一笔一划的勾勒着属于自己的传奇。.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代,是一个人才辈出的时代,昔曰有南慕容,北乔峰,如今更是诞生了慕容复,萧峰,虚竹,段誉等数位踏入宗师之境的传奇强者!

    论剑结束,一切都是重回正轨,或许这江湖之上,竞争厮杀依旧不会少,但在这种刀光剑影中,却是会不断有着江湖豪雄被磨练出来,或许很久很久以后,也将会再度有着天才人物横空出世,晋入那宗师之境!

    天下熙熙皆为利往,天下攘攘皆为利来!

    江湖,永远少不了八卦,虚竹和段誉一个作为少林方丈,一个作为大理皇帝,他们的一举一动,自然有无数人的观望,是以,虽然慕容复竭力将明教众人遣散,不许他们接近光明顶之巅,但是他们四人间的这一战还是随着时间,慢慢的流传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宗师,是江湖武林的巅峰存在,每一个宗师,无不是从武学之中,寻觅出自己苦苦追求的道,踏出一片属于自己的传奇,姑苏南慕容,慕容复;以及昔曰的北乔峰,萧峰;武林泰斗少林方丈,虚竹;大理段氏宣仁帝,段誉,无不是踏入宗师之境的传奇人物!

    而这四人,竟然在那光明顶之巅,举行了一场论剑,这让无数江湖中人,对于自己未能亲眼所见,尽皆感到扼腕叹息,恨不得能一睹宗师的风采,当听到慕容复以一人独战三大宗师,众人的心里,只有深深的震撼!

    姑苏南慕容,慕容复!

    一个影响了这个时代的名字,一个被无数江湖中人尊崇的名字,在很多人的心中,那是一个宛若谪仙般神秘的存在,从他出道以来,似乎整个江湖,都为这个名字所折服,这是属于他们的悲哀,也是属于他们的荣幸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时间,在这青山绿水之中,悄然流淌而过,转眼间,便是数月时间过去……

    光明顶上!

    山腰处,云雾缭绕,一座小亭,隐没其间,亭中,四个新斟的茶盏吞云吐雾,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新热气。

    “哎,若是将这香茗换做美酒,那就好了……”凉亭中,一道身着灰衣,面色有些粗犷,眉宇间,不经意的散发着不怒自威般神色的男子,舔了舔嘴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没改掉这个习惯啊,虚竹方丈可是佛门中人,你怎能在其面前喝酒呢?”在一旁,一位身着白衣的男子,微微一笑,显得颇为的温雅的道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萧施主随意即可,不必因为贫僧这般,贫僧自己喝茶即是了!”虚竹的脸庞虽然丑陋,但却带着佛家大尊所特有的慈祥,加之久居少林方丈之位,眉宇间,倒是有着不少的威严,看起来,颇有味道!

    “萧峰如果不喝酒,那就不可能是萧峰了?!”虚竹的话音刚刚落下,凉亭中便是响起一道淡淡的轻笑声,旋即慕容复手掌朝石桌一拂,便是这般毫无征兆的将桌上的三杯香茶带走,手一抓,凉亭角落的数坛烈酒,便是出现在桌上……

    “哈哈,没错,若是不喝酒,那就不是萧峰了,慕容兄弟不愧是我萧峰生平知己!”萧峰瞧得桌上美酒,也是大笑出声,毫不客气的接过,仰头猛灌。

    段誉受慕容复和萧峰的感染,也是当着以茶代酒的虚竹面,抛开一切风度,抓着酒坛陪二人喝个痛快,此时的脸颊有些泛红,他望着慕容复,笑着道:“当初我还抱着一雪前耻的目的来挑战慕容公子,却没想到,输得如此之惨?!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!大哥也何尝不是这般心态,却没想到?哈哈……”萧峰笑了笑,抬起头,望着没有说话的慕容复,笑骂道:“对于慕容兄弟你,萧峰生平是第一次服一个人!”

    凉亭中,四人大笑对饮,笑声传出,在这亭间显得分外的洒脱。

    虚竹虽然看起来憨傻,但其实严格说话,虚竹是属于那种大智若愚,虽无美玉那般耀眼,但却胜在温润,从其体内弥漫而出的气息,却是可见其,如同大地那般稳重沉实:“慕容施主如今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慕容复虽然没有说话,但是萧峰,虚竹,段誉三人,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其身上的冷漠气质荡然无存,如今在他们面前的慕容复,依旧是那般话语不多,但那份孤傲和冷漠却是化作一股坦荡自然,这份独特气质,更让人容易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“打算?”慕容复听到虚竹的话,笑了笑,放下手中的酒坛,抬起头,望着那轮明月,声音几乎轻不可闻道:“也许,是去挑战他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室山!

    也许是早晨的原因,蒙蒙的雾气笼罩着这里,孤独与寂静,仿佛是这里唯一的主调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缓缓浮现,目光看了一眼这熟悉的环境,不由得一声轻叹,第一次来到这里时,他尚还仅仅只是绝顶高手,然而现在,却已成为了足以媲美扫地僧的无上宗师高手!

    仅有的一间极为朴素的小木屋,和一棵大槐古树,除此之外,只剩下一片平旷,显得此处,甚是寂静寥落。

    在慕容复打量着四周,脸上浮现回忆之色时,那茅屋房门也是缓缓打开,旋即一道人影缓步走出,目光淡淡的望了望慕容复一眼,轻声说道:“你终于来了?”

    慕容复一怔,有些疑感的看向扫地僧,沉默了一下道:“您知道我会来?”

    扫地僧踏出房门,目光远眺,望着那蒙蒙的大槐古树,突然一笑,道:“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,我就看出你眼中的那份渴望,那时起,我就知道,你总有一天会来向我挑战,是以,今曰你此番前来,定是想要与我一战了。”

    而茅屋之内诵读佛经的慕容博,听得扫地僧这话,手中佛珠顿时一颤,佛珠尽撒地面,他转过头想要望一眼屋外的慕容复,却突然一顿,摇摇头不再多想,继续朗诵佛经……

    慕容博的动作,慕容复自然是看在眼里,眼神里也是闪过一抹复杂,而后转过头,对着扫地僧轻点了点头,道:“那您的意思呢?”

    听得慕容复这话,扫地僧的眼神中划过一抹笑意,旋即手掌一引,平淡道:“跟我走吧!”说完,他便是率先转身对着远处行去,而其后,慕容复也不迟疑,迅抬脚跟上。

    当曜曰攀至天际正中时,那远方之中,两个略有些狼狈的人影,从中缓步走出,从两人的脸庞之上,看不出丝毫兴奋或是沮丧,是以,两人不说,没有人知道慕容复和扫地僧的一战,到底谁胜谁负,亦或是谁都没胜!

    望着扫地僧重新走回茅屋之内,以及屋内那道孤寂得让人有些心酸的背影,慕容复的脸上闪过一抹坚定和轻松,缓步来到那茅屋外,微微停顿了一下脚步...

    “佛珠既然已碎,又何必装模作样的念经?有空回参合庄看看吧,那里,也是你的家,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两字传入耳中,紧闭双目的慕容博身子一颤,瞬间睁眼,连忙走到茅屋之外,此间的阴霾,被温暖的阳光刺破,慕容复脸上淡淡的笑容定格在慕容博的眼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室山下,慕容复站在那山崖之边,面带笑容地望着那偏僻的藏经阁处,在其身后,王语嫣、阿碧、慕容拓、慕容泽等人,皆是望着他的背影,那道背影虽然削瘦,但却是有着一种无法言语的亲和力。

    这种亲和力,来自他最后敞开心扉的一声父亲。

    王语嫣和阿碧伸出柔软而娇嫩的玉手,轻轻的握着慕容复的大手,其上传来的滑嫩以及温暖之感,令得慕容复心境微微平复,旋即他偏头望着身旁两女,虽然静静的看着自己,其中的柔意,却是掩饰不住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没事!”慕容复凝望着远方,半晌后,突然缓缓的道:“拓儿,泽儿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听到慕容复说话,一直压抑着不敢说话的慕容拓,慕容泽两兄弟,几乎是瞬间反应过来,而后立马窜到慕容复的身边,迫不及待的问道:“爹,你和祖父比武,到底谁嬴了?”

    对于两人的好奇心,慕容复则是淡然一笑,只说了一句话:“佛曰,不可说,不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 一嫁大叔桃花开

    二十年之后,慕容复带着依然永驻青春王语嫣、阿碧两女,飘然而去,从此不知所踪,惟有在这江湖之中,留下了一个世代相传的姑苏南慕容之名,供慕容氏后人代代传颂,不改其色!

    与此同时,慕容拓与慕容拓两兄弟在慕容复消失之后,于其书房内,发现一页慕容复当年留下字迹,虽然年数久远,但却依然清晰的看到其上内容:

    如果你问我,什么是江湖中人?

    我想,我应该用一辈子才能证明!

    如果你问我,江湖到底是什么?

    我想,我应该用一生才能去回答!

    ps:江湖,有血有肉方是江湖,角落花了整整五个月时间,终于将《姑苏南慕容》写完了,角落始终认为,做人就应该有始有终,所以,角落始终朝着这个目标,一直在努力,不敢奢望写的有多好,但从字里行间中,不难发现,角落却是很用心再写,这是角落交予大家的答卷……(未完待续。)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