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
作者: 水千丞更新时间:2018-11-02 18:59:05章节字数:6373
    到了恩南,黎朔直奔赵锦辛的

    “办公室。他特意穿了一身肃杀的黑,来遮掩内心的暗潮汹涌。

    赵锦辛的秘书看到他,从坐位站了起来:“黎总,您找赵总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开会了,跟宏运资本的代表。”

    “宏运资本?周总吗?”

    秘书将黎朔领进办公室:“是的,您先在办公室里坐一会儿好吗,您要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咖啡,谢谢。”周谨行来了?赵锦辛可没说急着来公司是和周谨行开会。他和周谨行已经有一个多月没见了,只在过年的时候通过电话拜年。

    黎朔坐在沙发上,打量着赵锦辛的办公室。跟纽约恩南总部的红木加皮具办公室不一样,这个办公室更有赵锦辛的个人风格,以金属和玻璃为主的现代工艺是装潢的主旋律,还有不少独特的艺术品。

    黎朔的目光从壁画落到办公桌,最后,停留在了办公桌旁边的摊开的行李箱上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从箱子里拿起一个颇具名族风的外盒,很眼熟,是他当初送给赵锦辛的云锦的生肖羊工艺品。那箱子似乎是匆匆打开的,里面只有两套衣服和几样日用品,这块云锦加上外盒,几乎占满箱子一大半的空间。

    是特意带回来的啊……

    黎朔通过半透明的外盒,盯着锦上那艳丽的图案良久,才缓缓把盒子放回了原位。

    起身的同时,他又窥见了办公桌上的两个相框,一个是赵锦辛和父母的,另一个是和他的……还是在千岛湖,他们抱着ann和bee拍的,那几乎贴在一起的脑袋,和灿烂的笑容,简直能刺痛人眼。

    黎朔心里一阵烦乱,随手把相框倒扣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坐回沙发,手里紧紧揪着文件袋的一角,闭着眼睛,在心里默默念起了《地藏本愿经》。

    慢慢的,心绪宁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黎朔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赵锦辛一脸喜色地走了进来:“你来啦,等很久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黎朔的手指重重搓了搓眉头,“周总呢?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赵锦辛干净利落地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告诉我他来了,我好去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赵锦辛撇了撇嘴,“我巴不得你们永远见不着。”

    黎朔皱起眉:“你不觉得自己无理取闹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,可能是因为,你从来没有解释过你和周谨行的关系,哪怕是说一句让我安心的话。”

    黎朔深吸一口气:“我有什么好和你解释的?”

    赵锦辛眯起眼睛:“哪怕我会误会,对你来说也无所谓是吗,我甚至连一句解释都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黎朔闭上了眼睛,他很想结束这一切。

    “行了,我不想和你吵架。”赵锦辛抹了把脸,“正好快到午饭时间了,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黎朔站起身,把手里的文件袋扔在了茶几上,“我今天来找你,是谈正事。”

    赵锦辛看着那文件,心中升腾起不好的预感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看。”赵锦辛烦躁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,我念给你听。”黎朔打开文件袋,轻轻翻着那叠厚厚的资料,“这些东西可费了我不少功夫,嗯……为了查到一些资料,还花了很多钱。时间跨度最远到四年前,有关恩南集团逃税、虚报配额、操纵股票、黑箱招标、行贿、假账、违反进出口检疫法的一些证据。”

    赵锦辛脸色骤变,拳头不自觉地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时间仓促,很多证据力度不够。”黎朔面无表情地嚅动着嘴唇,“不过媒体也并不需要那么确凿的证据,对吧?这些东西随便曝光一个,都能让你家的股票跳崖,到时候自然会有符合资质的机构去调查。”

    赵锦辛恶狠狠地瞪着黎朔,身体在微微地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一个文件袋,我还你一个文件袋,很公平吧?”黎朔沉声道,“赵锦辛,你真以为我是待宰的羔羊吗?我一开始答应你的条件,仅仅是担心我爸的身体。你做出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,简直愚蠢至极,可笑至极。我不会陪着你胡闹,但你如果真的敢继续干蠢事,我奉陪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是愚蠢,我是可笑……在你眼里,我一定像个疯子吧。”赵锦辛的声音愈发颤抖,眼神又凶狠又悲切,就像被逼到了绝境的野兽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个疯子。”黎朔一挥手,那叠资料飞了出去,如雪花般片片飘落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空气仿佛都跟着凝固了,四周温度骤降,如寒冬莅临。黎朔望着赵锦辛的眼睛,胸口钻心般痛,“你做了让我最厌恶的事,你跟邵群不愧是兄弟,但他……至少比你专情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认为,我会伤害你父亲吗……”赵锦辛的眼眶一片血红,“我只是没办法了,我解释了,我道歉了,我拼命想让你再相信我一次,可你、你他妈的,怎么这么狠。”赵锦辛的眼里蓄满了泪,逐渐模糊得什么都看不清了。他多希望时光能倒流,他会阻止自己做一切的蠢事,他会牢牢抓住黎朔,永远都不放手。

    黎朔轻轻咬住了嘴唇,视线突然变得无处可放,至少,他不敢去看赵锦辛的眼泪。他拼命提醒自己,这个可怜兮兮的赵锦辛,是装的,毕竟见识了这个人所有的恶劣面,尝过了那些獠牙、那些利爪,还要如何相信眼前看似无害的表象。

    黎朔低下了沉重的脑袋,一步一步踩过雪白的纸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赵锦辛狠狠抱住了黎朔,用仿佛要把他嵌入身体的野蛮力量,狠狠地抱着,声音变得那般痛苦,“黎朔,我求你,我求你,不要走,相信我一次,再相信我一次,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,我爱你啊,不要走……”赵锦辛像个孩子般,委屈地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黎朔瞪大了眼睛,拼命忍着盈满了眼眶的泪水,他抬起手臂,轻轻拍了拍赵锦辛的背,哑声说道,“等你成长到,担负得起一生一世的诺言时,你一定会遇到命定的那个人,可惜那个人不会是我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刻,黎朔不能更强烈的意识到,他有多喜欢赵锦辛,喜欢到他变成了一个懦夫,因为太恐惧失去而不敢拥有,毕竟他曾自信满满地栽过两次。他无法信任赵锦辛,无法承受再一次的撕心裂肺,所以他做出了最理智的选择。

    他们之间,也只能这样了。

    黎朔试图推开赵锦辛,赵锦辛却一言不发地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锦辛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走,不准走。”赵锦辛发出泣血般的声音,“我会把你绑起来,我会把你关起来,不要走……求你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黎朔逐渐感觉身体要没有力气了,难言的愤怒 、怨恨、痛心一股脑地涌入心脏,太沉重了,仿佛整个人都在被某种力量拖入黑暗的深渊。

    不过是谈个恋爱罢了,为什么能这么痛。他不需要用极端的痛苦来验证所谓的“真爱”,他不要狗屁“真爱”,太痛了,他不敢要了……

    黎朔开始奋力地挣扎,仿佛抱着他的不是他曾喜欢过的温暖的臂膀,而是布满荆棘地藤蔓,勒得越紧,他就越是鲜血淋漓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疯狂,绝望像沼泽,要将人溺毙。

    突然,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忽如其来的闯入者也在瞬间打破了那层令人窒息的屏障,俩人都怔住了,僵硬地看着来人。

    是邵群。

    许久不见的邵群。

    邵群震惊地看着他们,又看看一地的狼藉,他深吸一口气,甩手关上了门,用力搓了搓头发,沉声道:“你们他妈的在闹什么?”

    黎朔趁着赵锦辛怔愣的片刻,用力挣开了束缚,抬脚就要走。

    邵群拦在黎朔身前,恶狠狠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对着自己最厌恶的人,黎朔甚至都没有表达厌恶的力气,他有气无力地说:“滚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弟弟在哭,你没看到吗?”邵群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,你应该负全责。”黎朔笑了一下,笑得极其难看,“当初是你,把他送到我身边的,现在你,把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邵群的表情仿佛要吃人:“你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黎朔一字一字地说:“我不要,把他带走。”

    邵群抡起拳头朝着黎朔砸了过来,黎朔眼看着那拳头要落下来,却连闪躲的力气都没有,他整个人好像被抽干了。

    一个黑影窜了过来,一把架住了邵群的胳膊。

    赵锦辛紧紧抓着邵群的肩膀,颤抖着说:“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傻逼吗!”邵群咆哮道,“你看清楚他是谁,他是黎朔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他是黎朔。”赵锦辛缓缓垂下脑袋,抵住了邵群的肩膀,小声说,“他是黎朔。”

    黎朔握紧了拳头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只剩下两兄弟,和一室的沉默。

    邵群的拳头握得咯咯作响,脸色铁青,一身的戾气让人望而生畏。他咬牙道,“赵锦辛,你怎么了,你怎么会是这幅德行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喜欢他,哥,我喜欢他。”赵锦辛抱住了邵群,好像在向一个无可名状的信仰祷告,好像只要一遍遍地诉说着“喜欢”,就会得到回应。

    邵群重重叹了口气:“妈的,是我的错,你怎么玩儿的过他……”他简直后悔得想杀人。

    赵锦辛的目光空洞地看着一地的白纸,幽幽说道:“哥,我要把他藏起来,全世界只有我能看到他。”

    邵群沉默了。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